go!蓝枝同学!

一个专门写超兽同人文的安利号,半脱坑不常上此号
夜all中心,云耀教众
不玩贴吧了,玩耍走评论,我一定看

一个段子

高中生,忙,半脱坑,过年写个小段子谢谢大家的资瓷,17年也许还能看到我,多多指教!





夜凌云把背全部贴在冰冷的墙上。他嘴唇逐渐苍白,死死抓紧黏着血肉衣襟也止不住淌出的鲜血。

他这辈子还没如此失算过,子弹从弹道擦出,贯入他身体的下一瞬间,他只顾疯狂地把子弹可能划过的轨迹的可能性重新推演了无数遍。

最终无比确定那枚子弹来自自己身后的夜枭子的枪管里。

冷静过后无论怎么想都不甘心,却比想象中更为冷静。当时的他,意外之中地没有陷入不知所措的境地,但也让一向信念坚定,果断决绝的自己陷入长时间的茫然空白之中。遭受背叛的寒冷还没来得及刺痛感官,就被眼前这个正绷紧神经戒备的小警察拖出了战圈。

“……”夜凌云无语的看着风耀的背影。

“你在走神?别愣着不动,快处理伤口。”风耀没有回头,他的枪正被紧紧攥在他的手里,有力的手指稳稳地扣在扳机上。

“……你怎么在这?”

“本来只是奉命潜入捣毁他们的窝藏据点,没想到会撞上火拼……你伤口处理了没有!”风耀终于微微偏了下头,侧看夜凌云的眼睛还染着浓烈的战意。

“……”夜凌云动了动麻木僵硬的手指,咬牙撕开了嵌入伤口的衣袖,忍着几乎昏厥的疼痛,用还能活动的手配合着牙,半缠半扯着把布条裹在伤口上。

“你的队友呢?”

“嘘…!小声!……为了行动各自分散了,不过刚才已经确定他们在听到枪声后回去寻找支援了。”风耀始终背对着夜凌云,但又好像能看穿他的一举一动,“你们这些家伙,平时处理伤口都这么简单粗暴?”

“这次不太一样。”夜凌云皱了皱眉,“……出了变故。”

“哦。”风耀突然扭动了一下肩颈,似乎稍稍放松些。

“最后一波搜寻的…彻底走了。”他终于松开了扳机,蹲防的姿势也变成了半跪着,还死握着枪不放的手抬起,揉了揉肩膀。

夜凌云看着他的背。修长的身段,紧实的背,肩胛骨明显,把蓝色的警服撑出漂亮的起伏,两块突起旁系着防护服上的背带,汗在狭窄的山谷上留下阴影,无论看多久还是性感得要命。

简直就像那晚两人各自穿着有职业徽章的衣着在床褥间撕咬那样……

不过现在说出自己的感想,一定会被他回头一枪打死。

夜凌云头晕目眩,心中却百感交集。他把头也靠在了墙面上,恍惚间觉得心裂开了无数的冰痕,鲜血顺着裂缝渗入进去,灼热得能要了自己的命。

夜枭子也好,自己也好,最终都选择了自己的道路。

他好像慢慢能感觉到悲伤,但目光落在那个背影上时,又一瞬间错觉自己抓住了很多东西。

他到底应该哭,还是应该笑?

夜凌云终于试探性地伏上那个坚实的背,下巴蹭在了突起了脊骨上,鲜血染湿了风耀的警服。

“夜凌云……!”风耀回头,狠狠地甩了甩手臂示意他走开,但没有磕到身后行为古怪的伤患身上。

“风耀……我有麻烦了。”夜凌云抬起了头离远了些,又更加过分地扑在了风耀身上,他在风耀的脖子上故意虚弱地喘气,不着痕迹又意图明显地索求某些东西,某些安慰,某些答案。

风耀锁紧了双眉,颈窝里的呼吸断断续续,使得他发痒,犹豫在心中转过了几圈后,风耀叹了口气。

“这不是还有我。”

夜凌云勾起嘴角。他对这个答案十分满意。风耀只觉得一叶小舟慢慢划过脸颊,柔软地,轻缓地,撞上了自己的嘴唇,磨蹭,撕咬,轻舔,像年幼的野兽在厮磨玩闹。

甜的。

两个受困者都如此想道。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