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蓝枝同学!

一个专门写超兽同人文的安利号,半脱坑不常上此号
夜all中心,云耀教众
不玩贴吧了,玩耍走评论,我一定看

【超兽abo慎入】欲拒还迎(主云耀\飞戬\杂食向

全员出没】】】】】警告】】】】】】】】护眼警戒线】】】】】】】】】】

云耀为主,会有云枭

飞戬少女向发展,女子组除凤凰其他百合向

会有OOC

有肉出没!!注意!!

部分abo设定有修改,不能接受可以选择打我


五 嘘!不可说

 

火麟飞坐在接待室里,手机已经滚热的烫着掌心,音游的节拍滴滴哒哒的越听越腻,他有些不耐烦地起身,四下张望。

 

“火麟飞啊,你不要在别人的公司里乱来……”摄影师先生放下正在捣鼓的相机,好心提醒。

 

火麟飞对着他皱了皱鼻子,嘴里不满地哼哼唧唧。

 

这都什么事啊,还没成大明星呢就开始耍大牌,这都等了快一小时了——什么龙氏集团最受人瞩目的幺子,什么商界精英兼平面模特,呸呸呸呸。我火大少曾经也是校园颜值巅峰的好不好……!可惜命运坎坷被迫成了屁股黏办公椅的上班族,否则如今也肯定是球场上的风云人物之一,唉,真是天意弄人……

 

火麟飞又开始悲春伤秋起来,阴沉阴沉的小脸让16度空调的接待室直接降温到北极圈,摄影师先生吓得哆嗦了一阵,忙低头假装删照片。

 

……等他在抬起头时,他亲爱的火麟飞编辑兼记者大人已经在接待室消失无踪了。

 

火麟飞一路鬼鬼祟祟地往龙氏集团的高层转上去,沿路有很多还在办公的白领盯着他看,他只好假装四处看墙壁,或者和走廊上的花花草草一本正经的聊天。

 

——火麟飞成功地被当成了一个变态。而这个变态还毫不在意地朝总裁办公室走过去。世界上能神经大条到这个地步的人真正不多,更何况此人还能吹着口哨背着手,一股浩然正气迎面扑来,好像他前往的根本不是公司十大禁地,而只是想找个厕所——于是前行十米之远无人敢拦阻他,所有不明觉厉的员工们都只敢定定望着火麟飞去赴死。

 

离总裁办公室还有一个拐角,火麟飞只感觉到这里的冷气比外头重了好几倍,他吸溜了下鼻子,突然听到什么东西撞到墙上的声音。

 

哇,像是猛地被摔在案板上的鱼,火麟飞只觉得背后过了电般,光是想想都觉得痛。

 

“唔……”他只听到一声微弱的呜咽,声音飘飘的,轻轻的,有些难耐的痛苦和隐忍。火麟飞心生好奇,蹑着步子靠到墙边。

 

“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都在香港分支的手里,为什么那次股东大会最有决定权的会是你?!”

 

男人质问的低吼声沿着墙根穿到火麟飞的耳朵里,火麟飞的眉毛跳了跳。

“……公司近期的业绩已能证明我是对的,兄长对此难道还有什么不满吗?”

熟悉的声音缓慢道,火麟飞的眉毛跳的更高了,他忍不住探出个脑袋,两只眼睛露在墙外,果然看到了放了他鸽子的龙戬先生。

 

但让火麟飞眉毛不住跳动的不是看到了龙戬,而是压在龙戬身上的魁梧身影。

 

……他们这是什么姿势,龙戬和自己的兄长玩奇怪的play?

 

火麟飞眨眨眼睛,屏住呼吸继续观察。

 

“是,你确实挺有能耐。但这次投资项目的风险有多大父亲怎可能不知,我不信他就凭你一次的成功就轻易把这么大的项目押注在你身上?你敢说你没暗中搞鬼?!你母亲家族方面的那点小九九可瞒不过股东!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火麟飞看不到那位兄长大人的表情,但他能看到那只揪住龙戬衣领的手越攥越紧。

 

龙戬先生的脸突然有些憋红,不是羞的,是气的。他漂亮的眼睛也憋闷得眯成一条缝,在兄长的脸上来回的打量。他的脸太俊俏,看久了像只小小狐狸。尽管垂落的拳头都在微微颤抖,但他说话时还是努力保持冷静。“……龙戬负责这个项目确实是父亲亲自指定给我……和我母亲那边没有关系,兄长不要先入为主,对股东会的决定无端猜测只会让香港那边项目带来不良影响。兄长私下质疑龙戬的能力没有问题……但不要总将我和母亲联系在一起……”

 

“……你真以为自己已经成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了吗龙戬,或者还妄想狐狸精的崽子能继承家业?!”见人没有失态的反击,兄长的怒气蹭蹭直窜,他咬着牙低声骂道,空旷的走廊让低沉的骂声有了别样凶狠的味道。

 

“……”龙戬的眼睛慢慢从眯成缝变成了瞪大,温润的眸子里清楚盛着惊诧和怒火,但他没来得及反击,就被一阵程咬金式的拦路嗽声逼吞了回去。兄长和龙戬同时望向走廊拐角尽头,多年后,龙戬还能清楚记得火麟飞火一样热烈的头发在眼前出现,像是脚踏祥云的英雄,出现得如此不真实。

 

尽管这位大英雄,还没救下他就摔了个狗吃屎。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