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蓝枝同学!

一个专门写超兽同人文的安利号,半脱坑不常上此号
夜all中心,云耀教众
不玩贴吧了,玩耍走评论,我一定看

【超兽abo慎入】欲拒还迎(主云耀\飞戬\杂食向

全员出没】】】】】警告】】】】】】】】护眼警戒线】】】】】】】】】】

云耀为主,会有云枭

飞戬少女向发展,女子组除凤凰其他百合向

会有OOC

有肉出没!!注意!!

部分abo设定有修改,不能接受可以选择打我



二  背朝大海,性欲花开

 

风耀很少发朋友圈,她的妹妹却很喜欢删朋友圈。

 

心情状态自拍一条一条发出来,等点赞人数够这么多后再一条一条删掉。

 

所以风影删完自己的,就登上风耀的账号,把风耀为数不多的动态删光。

 

于是风耀很荣幸的登上了社交圈十大老年人社交状态榜首,并被火麟飞一干人等津津乐道。

 

风耀尽量忍住冲出办公室把火麟飞胖揍一顿的念头,关闭了办公室的台式电脑。

 

风影冲了一杯美式咖啡放在他的电脑桌前,并告诉他今晚下层员工们组织了一个酒会,问他要不要一起玩。

 

“火麟飞他们去吗?”

 

“去。”

 

风耀想了想,低头喝空了还有些滚烫的咖啡。

 

“行。”见兄长应答下来的风影面露喜色,上前帮风耀整理了领带,随后摸了摸他的头表示对老年人单身狗上班族生活模式的风耀的赞赏和欣慰——非应酬的哥哥很少参加这类的狂欢,仿佛生命中不曾有过群居。

 

然而风耀只是单纯的想找火麟飞聊个人生。企业高层,业界精英在公司里突然抓住下属一顿暴打,总归是不好的负面新闻。

 

夏夜的幕布慢吞吞地铺开,流泻下一池璀璨的星河,远离都市来到一处郊区僻静的农庄酒屋,被霓虹灯刺痛双眼的企业员工们都有种解脱的快乐和放纵,刚下车就纷纷发出兴奋地呼叫。

 

“我!们!活!下!来!了!啊啊啊啊啊啊——”

 

风耀顺利把火麟飞吓得绕着农家的猪圈跑了五圈,在风影地怒吼中被双双扯着坐上了酒席。

 

从办公室解脱出来的年轻人充满活力,喝酒的时候更加点满热情,风耀一开始只是象征性的喝了几杯,结果来了劲的下属们硬是逼着自己喝到无法停止。

 

真的,在应酬时锻炼出来的好酒量此刻一点卵用都没有,松懈下来的神经完全不知道如何克制,风耀单手撑腮,被酒精醺得微红的脸有些烫,指尖却很凉。

 

他看着眼前的酒瓶轮换着被喝干,杯中的酒不停地被斟满,大笑和掷骰的声音不绝于耳,风影站起来调戏进来送菜的小白脸服务员,吓得对方出门前还跌了一跤……

 

喝到最后,风耀甚至有点想不起来最后发生了什么……

 

直到第二天睡在陌生的房间里时,他还有点想吐。

 

别说自己的身体,连洁白的被单都沾满了强大的Alpha的气息,闻起来有点像草木,又有点像玫瑰,更强烈的,在自己私密的位置,那股味道充满了霸占的意味,尽管是伪标记,但足够让风耀抓狂。

 

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

 

冷静个屁!!!

 

他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尽管四肢还有些发酸,但风耀还是用一种近乎狂乱的姿态寻找着自己的手机。手机没找到,他只找到了自己的衣服,还是带着奇怪污渍的……

 

那块刺眼的水污上有标记在身上的Alpha的气息。

 

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

 

风耀现在不仅很冷静,还有点绝望。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真的没这么失态过。不,他甚至不确定昨晚是不是失态过,他甚至完全不知道和自己发生关系的人是谁。

 

他握着自己到处起皱的衣服,瞬间万念俱灰。

 

他坐在床沿上,窗外洒进来大块的阳光,洁白的窗帘被窗外的风吹起,外头还有一丝丝海风的咸味。

 

冷静。冷静。

 

他必须用胀痛不已的大脑思考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记得自己喝了很多酒,喝到眼前一片混沌。然后他听到了有人呕吐的声音……

 

他还提醒那人别再喝来着……

 

不!!!这不是重点!为什么只有这种小事自己记得清楚!!?

 

好了归回正题——

 

对,很多人喝得烂醉。他自己也觉得晕乎乎的不舒服,四肢也有点发酸。他恍恍惚惚地,接着身体开始发热,喝醉酒的人身体会发热,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

 

他灼热的身体开始发出警告,一直以来的伪装有了败露的迹象。他开始很热,热到一向严肃自持的自己都抬手去解领口的纽扣。然后火麟飞恶作剧地拍了拍他的背,他猛地就抓住了那只Alpha的手。

 

这是Omega难以压抑地本能,天生如此的本能。他或许真的喝昏了头,竟然盯住火麟飞同样醉意朦胧的大眼睛,微微地喘着气。

 

……我……

 

他不记得他说了什么话,总之大家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走了出去。郊区的风非常凉快,那种凉风刮在热流翻涌的身体上的快感他现在还记得很清。这也使他的身体愈发敏感,再多一点触碰都无法控制自己。

 

………风耀绝对是社交圈最老年人的那个,在Omega中也绝对是最具有攻击性、最难以靠近的那个。

 

然而总有不要脸不要命的混蛋,最吃这种套路。

 

舌尖滚烫,像点了一簇火苗,强硬地搅进对方的口腔里,不管不顾的撕咬着他的双唇,炽热的身体紧紧贴着对方,直到他也变得热烈难耐,当对方的双手终于揽住自己,极富挑逗性地爱抚着脊背时,自己终于松开口在对方颈窝处满足地喟叹,他依稀也听见了对方沉缓的喘息。

 

更糟糕更糟糕的是,这张床绝对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比和火麟飞同时走进公司电梯还要让他想原地爆炸。

 

头痛,非常非常痛。

 

他站起身来,思考着这信息素的气味什么时候才能消散。如果这味道久久不去,他真不敢想象全公司发现自己是Omega之后的表情。

 

他更没法想象风影会不会当场就炸成一朵烟花,他已经能脑补出那种一地心碎的模样……

 

然而现下,思考什么信息素,思考什么伪装暴露,他连自己的手机都找不到!

 

他无奈地推开了房间的门,却听见耳边“哎呀”一声。门沿撞翻了一杯牛奶,乳白的汁液洒在视线内一身黑紫色的衬衫上。

 

这世界上再也不能发生这么糟糕的事情了,再也不能了。风耀表情僵硬,思绪停滞。

 

“睡醒了?”衬衫混蛋悠悠道。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