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蓝枝同学!

一个专门写超兽同人文的安利号,半脱坑不常上此号
夜all中心,云耀教众
不玩贴吧了,玩耍走评论,我一定看

【温赤短篇】一句话 4完结

tejaylla:

赤羽一愣。出国?


温皇说,和西剑流合作了项目以后我觉得自己视野可以更宽阔,想去国外进修下。三个月以后出发。


赤羽点头。看吧,这就是不成熟的人,一天一个想法。出了国了怎么可能会惦念着国内的另一半。


但这三个月是赤羽想要珍惜的三个月。


不管他有没有喜欢上温皇,温皇的确是在他分手后唯一一个笑着对他说没人要我要的人。这个自己眼中没长大的人为了自己勇敢过一回,而他的勇敢或者说是一时冲动,让自己空荡的心脏里极速而炽烈地跳跃过。


这三个月过得很漫长其实。


因为项目安排的内容还是很多很紧凑。


他俩为了能更好地交流不得不挨着坐着。说的话多了,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


赤羽发现温皇其实挺古灵精怪的。他就喜欢捉弄别人,然后偷摸告诉赤羽,本来他可以自己坏笑的,结果常常是他跟赤羽一起坏笑,当然被抓了包锅还是温皇自己背。


温皇还有点少年老成。他还真不愧是负责人级别的。认真起来想的事情深远长久,连赤羽都心惊他的高瞻远瞩。


最重要的是温皇就坐在他身边,然后有时候盯着他的脸看,盯得他的脸一点一点熟透了。


这三个月又很快,快到赤羽突然发现这三个月里他在意温皇的心思重了。温皇对他情绪的影响开始不受控制地飙升。


马上就结束了,不是么。


二期终于做完部署好之后,温皇说我请你吃饭吧,就咱俩,不带别人。


赤羽觉得没什么好矫情的,他毕竟是要走了。反正直到要走他也并没说明自己的心意。


俩人就在一家西餐厅吃。


温皇二话没说直接点了两个大鸡排。


一个甘梅的,一个孜然的。


赤羽切了一下,教训没受够怎么滴,还敢来?


温皇说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吃过一次以后,突然特别想念。虽然味道不一定多美味,但是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而且我也没后悔不是。


赤羽没说什么。


俩人吃得挺好,牛排红酒沙拉茶糕,都是赤羽爱吃的口味。


然后温皇就从车里拿出行李箱,打里面掏出个钥匙扣,特别简陋的那种,上面刻着歪歪扭扭的俩字儿,十年。


赤羽收下,然后说,你这字儿不错,开发开发可以创造出温体来。


温皇跟开了个开关似的突然吻上赤羽的唇。赤羽没忍心拒绝,他要走了不是么。哪怕是施舍一个吻,也是偿他用那句话给自己带来的那点微不可察的温暖不是么。可惜不是太享受,怎么二十五了还青涩得跟头回似的,吻得实在是不怎么样。但他还是狠狠地心动了,为这个果敢和稚嫩的亲吻里依依不舍的珍惜和留恋。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跨过他们的鸿沟跟他说留下来在一起,但他还是理智地放弃了。漫长的亲吻结束后,他就只记得口腔里回荡的甘梅味道了。酸涩,但真有那么点儿回甘持久的意味。


温皇笑得花儿一样,其实那天晚上我把你扒光了。但是我看着你伤心自苦的模样我一心疼就没舍得碰你。


赤羽一怔,又赶忙遮掩自己的慌乱,调笑说你丫绝对是不会。


温皇就说我可告诉你别挑衅啊,我受不住。


赤羽就笑,我不闹行了吧,美国那边我有熟人要不要照顾你下。


温皇白他一眼,别介我可不知道你嘴里的照顾是坑爹还是卖爹。


赤羽就说不要算了反正你个祸害精也用不着别人操心。


温皇不打紧笑笑,说我走了啊。你甭想我。


赤羽呵呵一句,慢走不送。


就这么想着断了联系,结束这一场相识不过半年的缘。


可是温皇真特么是属狗皮膏药的。


我到美国了!我在纽约!我曼哈顿呢!我租一个海景房!


赤羽一面骂他简直阴魂不散一面回他,哦,嗯,好,是。


赤羽不管温皇,仍旧继续自己的漫漫相亲长征路。


可是真没一个看上的。


别说前任了,跟温皇都没有比得过的。


以前赤羽找对象总是用前任做标杆,最近他老是想这人还不如温皇呢,这人性格怎么跟前任一样烂还是应该像温皇那样逗点好。


他有点想放弃了。


觉得孤独终老什么的也不错。


反正前任也终于结婚了,好像连娃都快要有了,他那一点念想都灰飞烟灭了。


他就开始数着对比到底哪家养老院更靠谱一点。


周末自己开车路过炸鸡店,他头回有勇气主动敲了门帘的小窗,对着玻璃窗里的人客气问有没有甘梅味儿的鸡排。小老板乐呵呵说没有,咱这儿就有奶油原味椒盐孜然的,以前有甘梅的后来卖得不太好就不做了。赤羽就说那来个原味儿的吧,师傅您知道哪里有卖甘梅的店铺不?


他拿着热乎乎的炸鸡就着零散的梅干一起吃,心里想着分开吃味道还真是都不差,以后上班可以给自己带点话梅什么的吃着玩儿。


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着,单着,悄悄地思念着。


他想他是真的放弃了,十年了,他已经三十八了。还孑然一身。


有一个怎么形容的伴儿呢?美国微信友?


动不动互相骚扰一下。


有一天那个人说我要回国了,你来接我。


赤羽想了想,毕竟十年情分,虽然他也不知道算什么情分。平平淡淡还夹杂一点暧昧?卿卿我我还有点欲拒还迎?


他是觉得见个面说说话也是好的。


温皇跟自己Skype过好几回,又不是认不出来了。


他倒也没想过温皇是不是结婚了,也没问过。其实私心里,真的既希望他幸福,又希望他仍然是光棍。


可是怎么可能呢?


他自己三十八,温皇也三十五了。这个年龄,在美国,可能都离了三回婚了。


于是他就在一个约定好的西餐厅里,安静地含着话梅,默默等着一个三十五岁老男人。


结果那个人出现的时候就直接甩给他一个红盒子。


赤羽一皱眉,你要带土特产纪念品我不反对,就不能正常点给我带啊。非得扔。


温皇就乐,看看。


赤羽打开,一枚精致的钻戒,上面刻着赤羽俩字儿,他就愣了。


温皇展开左手,无名指上套着一模一样的钻戒,上面刻着四个字儿,赤羽男人。


赤羽又好气又好笑,可是他闹不出口,也笑不出来,他想哭。


温皇走到他跟前儿,跟他说,我用十年的时光,跨过我们三年的时差,跨过你六年的回忆,够了么?


赤羽就真的流眼泪。闪着红睫的眸子里从岑岑清泉到黄果树瀑布。


为了不让自己的呜咽声扩散成嚎啕,他使劲儿捂着润红的唇,奢望自己好歹不要太过于狼狈。


温皇就说,咱俩怎么也算是个大团圆结局吧,您能别哭得跟个守活寡的可怜妇女似的吗?


赤羽哭得更是不管不顾。


温皇坚毅的面颊上藏了点皱纹,他狠狠拥住面前的人,这个思念了十年却始终可望而不可即,却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人。


就对着他的耳朵说,其实我当初想说的不是没人要你我要。


是我要你。


只要你。


————————————


艾玛,终于写完了。写得有点辛苦其实,努力让这个故事真实一点儿不那么矫情,但还是走了个琼瑶阿姨的HE那种结局。感谢宝宝们的喜爱点赞推荐评论阅读,我写文很烂但是还是有人全程交流关注,实在是感动T^T


可能会有个番外什么的。比如他俩彼此的思念,或者灵肉合一神马的XDDD,看鸡血程度啦~~

评论

热度(30)

  1. go!蓝枝同学!tejayll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