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蓝枝同学!

一个专门写超兽同人文的安利号,半脱坑不常上此号
夜all中心,云耀教众
不玩贴吧了,玩耍走评论,我一定看

父与子。

我他妈死了

安卡王妃:

“从前有条恶龙绑架了公主威胁国王如果不把王子送给他他就把公主吃掉……!”

“所以说为什么一条恶龙要王子啊!?王子不应该是杀了恶龙救回公主的勇士吗!然后他们会举行盛大的婚礼从此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啊!?”

“哈?!你考虑过骑士的感受吗!”

“骑士是个什么鬼这个故事里有骑士吗你个死变态!?!”

怀里的白毛小鬼终于忍不了自己蹭蹭暴涨的怒气将讲了一半的童话整本轮起,狠狠甩在了自己法律监护人的脸上。

精装版硬皮总页数108页的童话砸在脸上,夜凌云痛的龇牙咧嘴的同时觉得世界突然间变的如此美好。

啊,这是何等令人诅咒的因果啊!

风耀呲着嘴唇冷哼了一声,上下眼皮一合翻了个大白眼给头顶那个陶醉不已的男人。

“你这种人乱用名人名著名言小心遭天谴。”

啧一个不小心说出来了。监护人有点挂不住面子,颇为怨念的瞅了眼以日常拆台为乐的收养对象,对方显然不在意两人正处于一种什么样的接触下,白乎乎的小短腿一蹬一个鲤鱼打挺似的就蹦出了夜凌云的怀抱,后脑勺炸起的白毛戳了夜凌云一脸,还残留着护发素的味道。

夜凌云偷偷仔细嗅了下,嗯,是上次去超市小鬼头自己挑的柠檬香。

“喂,你难不成是老了所以被轻轻砸了下就死机了?”

明明是幼童脆的有点发尖的声音,说出来的话却完全没有同龄人该有的天真烂漫。夜凌云回想起当初豪情万分的誓言,在风耀到家的第三天的时候,破碎的就像男人现在胸腔里的那颗脆弱的心灵。

——他当然不会觉得是自己的教育方式出了问题。

因为本来脑子就有问题的男人现在看着眼前的小鬼吊着眼角的嘲笑自己的模样,怎么看怎么透着一股子帅痞——一般家庭有这种儿子讽刺爹的行为的时候早就家法伺候了吧谁家爹像夜凌云这样觉得自己儿子真好看的!?

夜凌云诧异的摸了摸下巴心想:呀!不得了,这小子怎么能比我帅气呢?

然而本来就生的俏模样的风耀看着自家户主变化三番的脸色,木着脸默默捡起书放回了客厅拐角搭的书架上,然后毫不留情的跳起来就是一巴掌打在夜凌云脊背上。

声音清脆的就像肉铺里一块上好的里脊肉摔在了料理台上。

“嗷——!!!风耀你个臭小子胆敢谋杀亲爹!!!”夜凌云吃痛捂着被打的脊梁骨就要揍臭小鬼,但是白毛小鬼完全没有给“亲爹”这个机会,小身板一钻就滑进了餐厅,抽屉一拉就抄起了一根擀面杖。

追过来的夜凌云一见这架势顿时就怂了。

“你干啥!干啥!把武器放下!!”——但是面子还是得要的。

“拒绝!”回答喊的中气十足。

“你你你!!吃不吃饭啦!吃饭就赶紧收拾去!出门吃!!”知道风耀只得顺毛撸的夜凌云机智的选择了以食物诱惑小鬼头,在心里默默的给自己点了个赞。

“我要吃上次那家自助烧烤!”拿着擀面杖捍卫厨房的风耀小朋友趁热打铁提出了心心想想已久的美味。

夜凌云顿时觉得脚好疼,好疼。疼的脸都黑了一半。

“风耀你看你都这么大了不能因为那家店有儿童玩具送你就壮士把刀放下!!!有事好商量!!!!”

“去不去。”

“去!”

——夜爸爸表示单身爸爸心好累,养个熊孩子的单身爸爸心更累。

收拾出门前风耀特意背上了他的双肩小背包,夜凌云稍稍评论了几句差点又一次惹起了父子大战,但是毕竟世上有种不作死就会死星人,所以在商场滴滴滴刷卡的时候风耀小朋友刷的心安理得理直气壮。

谁让夜凌云非说叫他穿条小裙子,只因为那个双肩小背包上挂着一个粉色的hello kity,这可是他第一天去学校的时候一个很温柔很漂亮的金发大姐姐送的,而且温柔漂亮的大姐姐还摸了他的头鼓励他,那只手放在头顶上,暖暖的,软软的,感觉特别舒服。那天开学起,风耀小朋友就牢牢的记住了大姐姐的鼓励,成功的成了别的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那个hello kity 也被他小心的挂在了自己最喜欢的背包上,仔细对待就像珍宝一样。

夜凌云在此表示:雪皇垃圾,骗我儿子,抢我媳妇。

——呵呵,雪皇大大微微一笑,你打我呀?

“喂风耀,玩够了没啊,该到回去的时间了。”

夜凌云瞅了瞅手腕上的表,决定在即将面对的第三次无视时走过去直接拎儿子回家——这才是一个父亲应该做的事吧?

“啊已经这么迟了啊?”跳个蹦床都要和一群小男孩打巷战的风耀被老爹长手一抓提住后领时,才想起来时间问题。打完招呼穿好鞋子走下蹦床的时候风耀还是有点脚软,觉得踩在棉花上一样步履不稳。

夜凌云低头看了一眼,叹了口气蹲了下来,背向着风耀招了招手,意思他上来。

“干嘛我自己能走。”

“走的就跟偷喝了老爸的藏酒一样?”

风耀在不情不愿爬上背的时候使坏的故意踩了两脚夜凌云昨天才从干洗店拿回来的裤子,夜凌云挑眉,默默的忍了熊孩子的小报复。

父子俩晚饭后选择的散步广场距离夜凌云居住的小区只有一条马路的距离,城区开发规划时这片好地方划成了市中心楼盘黄金区,交通购物教育医院各方具全,导致房价贵的不忍耳闻,但是夜·壕·凌云表示地方好环境好就行,钱嘛,不好意思我手里这玩意有点多。

——呵呵,你咋不住到天上去呢。

“夜凌云我昨天晚上做梦了。”趴在背上的儿子完全没叫爹。

“梦见你被我打屁股了?”而被叫的爹好像对此无动于衷。

“哼我怎么可能让你打我屁股,像你这种人我以后肯定要好好学习留洋海外离你远远的再也不要看到你最好了。”因为儿子好像一直没叫爹的习惯。

“那种大话还是等你长大了以后再说吧现在吃我的喝我的还想离我远远的做你的大头梦吧你!”而且爹对于这种称呼方式好像也习惯了一般。

“我肯定会长大的!等我长大了后悔吧你!”小鬼头气呼呼的哼了一句,打定主意闭嘴再也不要和夜凌云说话了。

等你长大哪都得多少年之后了,在心里接了话的夜凌云无奈的摇摇头,怎么也想不懂自己当初为啥会选择收养这么个难伺候的小鬼,如果是个安静的女孩子,他得省多少心啊?

背着熊孩子进入小区后周围一下变的安静起来,路过的楼层有灯光照亮了窗户,温暖的让人坚信窗户后一定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夜凌云看着灯思绪飘着飘着就走到了那个阳光温暖的下午。

“您不再考虑一下吗?”福利院鬓发发白的女院长又询问了一遍,得到男人确定的回答后,将一系列的文件推到了男人眼前。毫不在意的将文件全数交给身后的秘书,男人对院长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想先见一下孩子。”

那个和照片上一样瘦弱的孩子被带到夜凌云跟前的时候,夜凌云只是笑了笑,然后自然而然的单膝触地。

“我是夜凌云,从现在起,也是你的父亲。”

然后他看到那双充满冰棱的红瞳里,折射出点点光彩,开始融化,碎裂,凝聚成细流,汇聚成流动的冰泉,最后破堤而出。

啊对了,因为照片上那小鬼眼神里全是戒备啊。

跨出电梯的时候,夜凌云终于想明白了问题,然而欣慰的笑容还没来得及出现他就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问题。

怎么开门。

“风耀?风耀?”

轻轻晃了两下背上的人,回应夜凌云的只有均匀的呼吸声。

啊这么快就睡着了?真是……小孩子啊……

无奈的腾出一只手艰难的开了门,进了屋的夜凌云并没有急着开灯,抹黑踢开一盏小地灯,夜爸爸轻手轻脚的进了次卧,将背上的儿子放在了床上,动作敏捷的替风耀换了那身玩了一天的衣服,统统丢进了脏衣篓。盖上被子的时候夜凌云突然思考起一个问题,被风耀知道自己给他换了衣服会不会被打啊?

熟睡中的风耀像是要证明一下夜凌云的想法一样,一个翻身胳膊差点打着夜凌云,后者眯了眯眼,坏心眼的掐了一把那白皙的小脸蛋,风耀显然是被人绕了好梦,小眉头立刻蹙了起来,吓得夜凌云立马丢手。

明明睡着了看起来这么可爱,怎么醒了就老和我作对啊。

单身爸爸像是无奈又似宠溺的揉揉儿子的小白毛,附身在额头落下一个吻。

不过快点长大吧,我的宝贝。

不论从哪一方面,我都会等你的。
———————
私设有点严重,有点ooc了。

评论

热度(23)

  1. go!蓝枝同学!安卡王妃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他妈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