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蓝枝同学!

一个专门写超兽同人文的安利号,半脱坑不常上此号
夜all中心,云耀教众
不玩贴吧了,玩耍走评论,我一定看

题目要纯纯纯纯纯纯洁!【云枭向,真的是云枭啊!】

前方r18,无高能,真的,信朕。

狱中偶尔有几声水珠滚落在地的声音,无数悬挂在黑漆漆的刑房中的锁链毫无规律地错乱的延伸着,从天花板一直到达房间内的最深处,死死地固定住了囚徒的躯体。

“滴答……”

寒意逼人的水珠在死一样的寂静中绽开,在水泥地上血污和潮气所形成的斑块中缓缓地散开。突然间锁链所一路伸向的那个位置穿出了轻微地声响,金属摩擦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动打破了漫长的沉寂。

被锁在一面墙壁上的夜凌云此刻睁开了眼睛,大脑稍微恢复的知觉带来了一阵钝痛。他下意识地挣动了一下手,却发现双手已经被沉重的锁链捆紧动弹不得,不仅如此,严重受创的腰肢上,裸露的脚踝处,都捆上了数十根粗长的铁链。异样的沉重使他大脑的疼痛变得敏感,他悬空着,脊背贴住冰凉的墙面,脊骨仿佛被打断的疼痛若有若无地刺激着夜凌云的神经。

铁门被什么人推开了,推门时的一声刺耳的撞击让夜凌云终于恢复了一缕神智。

“你醒了?”刑房内并没有光亮,人逆着门外的强光只留下一个轮廓,略带惊异的嘲弄在来人独特的声线中变得压抑,夜凌云只感觉世界在黑暗中翻转了一圈,他彻底清醒了过来。

“真可惜。”那人抱着手朝夜凌云靠近,“我本来还想趁你昏迷时把你有可能不听话的手给绞断的,看来现在是没机会了。”等人已经几乎贴在夜凌云脸上时,他才勉强看清了夜枭子那双漂亮如同翡翠的眼睛。

那双眼睛此刻是如此致命而危险,令人只觉心底发冷的话语在他嘴里变得轻松,像是再问候夜凌云的家常。

“哈……夜凌云,你那是什么眼神?”

“像是一头垂死的狮子盯着正在撕裂它身体的鬣狗。”

夜枭子走到一个拉闸边,冷笑着拉下了机关。锁链渐渐地越勒越紧,在人的皮肤上都拉动着发出了极大的响声,夜凌云渐渐感觉到身体上的铁链不再是束缚,而是数把钝了刃的刀子悠悠地在肌肤上来回切割。

“吱——吱——”

夜枭子盯着黑暗中正被铁条撕扯的男人,他开始闻到一丝腥甜的血腥味儿。

他眯起了祖母绿色的双眸,脸上罕见地流露出了一种快乐满足的神情,他松开了拉闸,那巨大的机器便停止了残忍地切割活动。

“……为什么还是这样面无表情呢?明明已经非常痛苦了。”他再次走近吊在半空中浑身抽出渗血的囚徒,一种非比寻常的好奇在眼角边转了一圈。接着他转身拾起一旁木桌上的巨大钉子,捧在手心里沉思了好久。

夜凌云在嗡嗡作响的黑暗中猛然感受到手上的束缚一松,还没来得及反应又被夜枭子温软的手掌摁在了面壁上。

………………待续。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