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蓝枝同学!

一个专门写超兽同人文的安利号,半脱坑不常上此号
夜all中心,云耀教众
不玩贴吧了,玩耍走评论,我一定看

黑道设定】飞戬云耀】内含高肉微戬莹飞羽,阅读慎重

此情绵绵无绝期。

火麟飞读书,常常读得摇头晃脑,嗓门大得天昏地暗,情感句句到位,夸张到西伯利亚。

这叫什么?若是两情长久时——!噫!

火麟飞读到一半,会把书甩进课桌的抽屉里,靠在椅子上,仰天长叹。

火麟飞,年方十七,高中生,学校里头就是街头小痞子一般的地位,硬混在绵羊堆里的大山羊,还是一身黑毛的。

没几个同学会知道他在黑道上混着,方圆十五里都是他火麟飞的地盘,隔壁的小帮派有时候越界来收保护费,带着棍和砖头聚成一个团,他敢一个人冲进去,眼睛都不眨一下。后来苗条俊对此人做出评价时,都是吐吐舌头说中二到不行。

火麟飞的确中二到不行,当年夜凌云把他从人堆里像捡垃圾一样捡起来的时候,他啐地一口把两颗牙从嘴里吐出来。黏着热腾腾地血,眼睛周围青一大块,他看着夜凌云拿枪往四下一扫就怂一大片的场面,笑得没心没肺。

“你那天肿得像个猪头。”

夜凌云说。

彼时端枪救了自己的英雄成了道上最大的黑帮之一的老大,黑色的集团像巨大恐怖的触须,蔓延,盘踞在每一个角落。

后来火麟飞的牙长了出来。他告诉夜凌云,结果那人笑起来,感慨道:“原来你当初还没换牙。”

火麟飞今年十七,从无知无畏的小破孩,变成无知无畏的少年。

无知无畏也需要春天。

于是血气方刚的少年捏了校霸的妞的屁股,软软的有弹性,翘起来的时候走几步都能让人血脉喷张。

火麟飞后来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很严肃地写出了一篇感言。如果不是当初那浪妞子屁股太勾人,他也不会惹祸上身,也不会挨了几刀子倒在雨中宛如死鸡,更不会在帮派里丢这么大的人,唉,好他妈红颜祸水!

不过,如果没有那骚妞,我也不会遇上你了,对吧龙戬?

说起他摸了人的屁股还撩骚,其结果就是害人家男朋友带了一帮兄弟抄家伙,晚自习的时候堵厕所了。

龙戬龙戬,我跟你讲,那时候我真信那软蛋敢跟我单挑,一兴奋扔了甩棍,结果被个小杂毛冲上来一刀插在腰上——我曰,我机智地一个单膝跪地哭爹喊娘,几个学生仔就尖叫着散开了。

“卧槽泥马,杀人啦——!!”

啊不说了,好丢脸,好他王思聪的丢脸。我一拔刀子,其实没淌多少血,你说,啊?——你说说,怎么就比挨揍脸还疼。

火麟飞的脸有十七岁少年特有的俊朗,他说话时,眼睛里布满一片灿烂的星辰,明亮地,潇洒地,落地成大海。

“然后?然后我就遇到你了。”

火麟飞跪在地上,周围的人已经跑得一个不剩了。男生厕所离教学楼挺远,隔着一个老大的足球场。

他的手握着刀,边骂娘边挣扎着爬起来,摇摇晃晃地摸到厕所外。

月亮被黑压压的云盖着,透着极度幽冷的光,雨穿过那层朦胧的光团,淅淅沥沥地打在绿茵地上。

春天到了,万物生长,落红此去无情。我真是干了他娘的。火麟飞真担心刀子锈在身体里面,想拔又不敢。

教学楼是回不去了,肚子里养着拔刀子,爬进教室给谁看?他才不想让那些书呆子看自己笑话。

刀子卡在不知道哪个位置,动起来疼得要死,火麟飞在心里哀嚎着,喉咙里闷闷地哼着声,步履阑珊地往学校后门的天桥挪动,下着雨的天桥空荡荡的,唯有雨水随风一遍又一遍的泼洒在桥面上。

他扶着栏杆,脚底有些轻飘飘的,金属在身子里,像卡住了,又哐当哐当地乱动,鲜艳的血花被雨水刷了一遍,变成了校服上的一片湖。

“啪塔。”他听见寂静的水泥地有水花开放,在春天的雨夜中。

龙戬,其实第一眼看见你,我是对你没感觉的。

火麟飞趴在床上,一翻身就能搂到枕头边的另一个人的肩,那人稍长的发丝如湖水般冰蓝澄澈。

人被逼近绝境的时候,疯狂地自救比一见钟情来的更重要。

所以你站在天桥上,手里撑着把伞,一瞬而过的惊讶后是沉默的淡然相对视时,我对你说,看什么看。

“看什么看。没见过打架挨捅肾?有伞还不带老子,去医院啊!!——”

癞蛤蟆吃天鹅肉,好吃好吃,炖着吃还是白切着吃?

比挨揍脸还疼,说不定是捅坏了腰子,下半生性福生活成为问题。

评论(2)

热度(14)